九天文学网 收藏
摄政王家的撩人精,得拿命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2章 把柄
不过,纵使沈姝觉得奇怪,她也在咬唇思索片刻之后,缓缓解开了衣服,随后进到了浴桶之中。 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不舒服,又仰头望着还在一旁的林执,去拽了拽他的袖子,声音小如蚊蝇,“阿执……我不喜欢在浴桶里,你等下……要快一些……” 她的手有些湿,去拽他袖子的时候不小心留下了一小块水渍,林执丝毫不介意,只低下头去亲了亲她的脸,“好。” …… 一个时辰后,沈姝瘫软成一团,被林执从浴桶之中抱出来。 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她闻着这味道,脸忍不住红了。 因地上都是水渍,林执将她抱着找了一块干净的地上站着,随后抬起手来为她擦干身体。 沈姝咬着嘴唇,感受着林执冰凉的手在为自己擦身体,眼睛却忍不住去往浴桶,和地上的水渍上看。 那浴桶之中的水最开始还有三分之二,如今却只剩下一半,沈姝想起方才,那里面的水随着林执的动作满溢,顺着浴桶的壁慢慢流在地上。 她当时死死咬着唇,听着耳边哗啦啦的水声,向林执开口,“林执……药浴……都洒了……” 林执却顺势去吻她的脖颈,声音喑哑的开口,“没事,洒就洒了,不管它。” 随后……又发生了什么,沈姝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她重新清醒过来,水便已经撒了满地,她正在抱着林执哭。 林执抬起手来哄她,耐心的给她擦眼泪,只是因他手上还有药浴的汤汁,那眼泪越擦越多,他只能抬起手来去拍她的背哄她。 沈姝哭了好一会儿才好了些,在林执的怀里不停抽噎,林执根本不知道怎么哄,只能一下又一下的顺着她的背。 等看到她好了许多之后,他才将她抱出浴桶。 …… 等到擦干净了身体,林执又亲自为她穿上衣服,将她抱出了浴房。 沈姝在离开之前还惦记着浴房里面的水,匆忙对林执说,“阿执……水……地上的水……” 林执哄她,“浴房有排水,没多久它就会自己排下去了。” 沈姝这才放心,将自己的脸埋入林执的怀中,他的怀中有些凉,沈姝于是又想起了刚才…… 浴桶的水是热的,林执的身体是凉的,她被这冷热交替的触感折磨的几近疯魔,然后死命的搂着林执的脖子,哭着一声声叫他,“阿执……阿执……” 她几乎不敢继续想下去,只能安慰自己,这只是为了快速怀孕治疗林执,才感觉好了一些。 回到房间后,林执又在看书。 沈姝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修长的手指,一页页翻页的声音,也跟着他一起看。 林执原本就懂医术,看书很快,沈姝却看得没那么快,于是在他要翻页的时候,她抬起头嗔怪的去看他,“我还没有看完……” 他于是又将那书页翻了回来,再看书的时候,跟着她的节奏,一起看得慢了些。 或许是与沈姝一起看同一段文字的过程太过于美妙,林执第一次觉得,这妇科备孕的知识,或许也没那么简单枯燥。 然而身侧的人应该不是这样觉得的,在与林执看了半个时辰书之后,沈姝便不小心睡着了。 林执于是撇了头去看沈姝的睡颜,她长长的睫毛投射到眼下,形成了一小块的阴影,林执看了好一会儿那阴影,随后小心翼翼的让自己躺了下来,悄悄将手伸进被窝里,暖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又去抓她的手把脉。 然而把了一会儿,他又失望了,只能悄悄将手附在沈姝的腹部,感受着她的腹部因她的呼吸而轻微起伏。 他感受了好一会儿,又将手离远了一些,随后又想到沈姝很瘦,就算怀孕,腹部应该也不会隆的那样厉害,于是思索片刻,又将手放的近了一些。 这个位置总算是对了,到时候,她的腹部会微微隆起,他们的孩子会在她的子宫里,随着她的呼吸,和她的腹部一起起伏。 他不知道那个女人在怀他的时候是如何想的,他只知道,他是很期待这个的孩子的。 所以纵使他从不会对人好,他也想好好对他好。 翌日,阳光明媚,一只喜鹊鸟一大清早就落到了沈姝和林执的屋前,叽叽喳喳叫了几声之后便飞走了。 沈姝于是认定今日是个好日子,在吃过饭之后,便坐在林执的腿上,去搂着他的脖子磨他出门。 林执被她磨了一会儿才答应,两人手牵手来到大街上,沈姝好奇的看这看那,把自己看中的小玩意儿全都一股脑的塞进林执的手中。 林执陪她走了一会儿,随后下意识抬起了头。 这一抬头,便看到了一方墨色的衣角。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转过头对沈姝开口,“你先在此等我,我有些事情办。” 沈姝点了点头,随后踮起脚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你快些回来。” 林执应了一声,随后进了一旁的酒香楼里。 他没理会主动上前问候的小二,直截了当的去了二楼的一间房间。 他一推开门,宁王便立刻凑了上来,“皇叔!” 林执抬眼看他急切的样子,皱了皱眉,语气平静,“你不该白天来找本王。” 宁王也意识到自己最近太过于着急了,于是先后退了一步,却还是开口,“皇叔可知?太子殿下最近似乎要造反?” 林执“嗯”了一声,“知。” 宁王有些急切,“既然太子要开始造反,那我们该怎么办?是去找他的把柄,还是先动手?” “先动手,你可有兵马?”林执抬眼奇怪的看他。 宁王顿时泄了气,讪讪的开口,“没有,那我们该怎么办?” 林执悠然的把玩着沈姝刚买的小玩意儿,那是一只竹鸟,被人编织的栩栩如生,仿佛张开翅膀就要飞走一般。 “无妨,等太子造反,找他造反的证据,届时可以一举扳倒太子。” 说话间,林执不知触到了哪里的机关,刚翅膀还紧闭的竹鸟竟忽然“哗啦”一下张开了翅膀,竟真的好似要飞走一般。 他兀自觉得有趣,垂下眸子去多看了几眼,宁王却被吓了一跳,随后问道,“那若是太子他迟迟不造反呢?” “那便帮他造反,他若是缺钱,就给他送钱,缺人,便给他送人,他若是万事俱备,不会不造反的。” 林执抬起手来继续把玩手上的竹鸟,想要找到它身上的机关,却没有找到,只失望的又抬起头,去看宁王急切的脸。 宁王却觉得这事儿有点不靠谱,下意识皱了皱眉,“皇叔,这……太子要造反,侄儿去帮他,是何道理啊。” “太子这些年在朝虽无功,也无过,并且还是嫡长子,又有皇后娘娘的母家支撑,就算陛下不喜欢他,也很难废太子。” “只有先让他犯错,你立功,才有换太子的机会,你只需要诱导他犯错,到时候本王会亲自帮你。” 宁王听了林执的话才眼前一亮,“还是皇叔厉害,侄儿这就去办。” 林执“嗯”了一声,随后抬起眼来看他,“以后白日无事不要来找本王。” 白日里,有阳光的时候,他更想看的还是沈姝那张脸,而不是这一看就很蠢的宁王。 宁王却以为林执谨慎,不想两人的关系暴露,于是连忙点了点头,“遵命,皇叔。” 林执应了一声,见到宁王已无事了,于是手上拿着竹鸟,转头便要离开。 他对这竹鸟有些好奇,离去的时候还忍不住垂眸去摆弄它,他把玩了好一会儿,才找到竹鸟上的机关,那翅膀又“嗖”的一声,合上了。 与此同时,宁王一人在房中,面色阴郁。 当初林执主动要来帮他的时候,他便猜测这个皇叔应当是要利用他,如今更是确信了。 若只是互相利用,各得其所倒也还好,只是如今已是危难关头,他怕他这皇叔,在这危难关头反捅他一刀。 偏偏他手上还没有任何皇叔的把柄,也没有任何暗探能探到皇叔的消息。 他想着便觉得有些焦虑,下意识又打开了窗户,去往窗下看。 这一看,便看到林执刚巧下了楼,走到了沈姝的面前,沈姝看见了他,满面欢喜的扑到了他的怀里,随后将手中刚选的朱钗拿给林执看。 宁王下意识皱了皱眉。 就算京中到处传闻,皇叔娇养了沈家二小姐,他也只当是林执无聊找沈家二小姐取乐的,毕竟那沈家二小姐绝色倾城,就算他这种阅女无数的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心动。 他本以为这沈家二小姐贸然扑上去,定然会引起皇叔的厌恶,至少也要皱一下眉,却没想到,他那素来高冷又不近女色的皇叔,会眉目柔软的迎着她,看到她手上的朱钗,还主动接过,将它钗在沈姝的头顶。 那朱钗上嵌了一块石头,阳光照着那块石头,石头反射的光恰巧照进了宁王的眼里。 他又想起之前陆皎皎说的,太子最近做梦都在叫沈二小姐的名字,忽然觉得眼前一亮。 只要他能想办法抓了这沈二小姐,不就相当于同时拿到了皇叔和太子的把柄了吗?   ://www.dldtxt.com/xs/37036427/19154696.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