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文学网 收藏
摄政王家的撩人精,得拿命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78章 什么花都不如她这朵娇花
今日是一月廿五,宁王府内,宁王刚送走了林执,随后又听到了沈骁认祖归宗的消息,心情好的不行,独自回到了房中斟了一杯酒。 太子之前没少对景宁侯府下手,如今景宁侯府靠着沈骁翻身了,以后两方怕是少不了掐架。 本是自饮自乐,门却忽然打开了,女子身着一身绿萝裙,发间钗着一支金钗,一步一生莲的走到了宁王的身后,忽的去搂住了他的腰,将脸贴近了宁王的脸上,呵气如兰的开口,“王爷又在喝酒了。” 宁王顺手握住了女子的柔荑,将人往自己怀里带,“皎皎,你来了。” 这女子正是那太子“已死”的白月光陆皎皎。 陆皎皎微微蹙了蹙眉,嗔怪道,“王爷喝酒竟然不带我。” 她刚说,宁王就忽然覆上了她的唇舌,在她的口中搅弄了一番之后问她,“尝到了滋味没有?” 陆皎皎嬉笑着去轻推他,却被对方搂得更紧,她靠在对方的胸口,感受着他胸膛上硬邦邦的肌肉,轻声开口,“王爷,妾身刚才做梦,梦到妾身怀了王爷的孩子。” 她说着去讨好般的从宁王的喉结舔到胸膛,再往下,小手也柔弱无骨的去抚着对方的后背。 宁王怎么会不知道她想要个孩子?若是平时,面对这种得寸进尺的女人的无理要求,他已经拂袖离去了。 只是今日,因他有求于她,只耐着性子和她成了事,喘着粗气将人搂在怀里开口,“皎皎,今日本王的皇叔来了。” 陆皎皎面色绯红,“嗯”了一声。 “皇叔说会助本王一臂之力。” 陆皎皎面上一喜,谁不知道北安王的势力?宁王若是能搭上北安王,几乎是必登上皇位的,届时,只要她生下他的孩子,那不说是个皇后,也少说是个贵妃…… 她刚想得好,一盆冷水就浇了下来,宁王又开口,“只是,皇叔提了个条件,他要本王将你送回太子的身边……” “你且忍一忍,等到本王登基了,必定娶你为后……” …… 此时已经是春日,北安王府的梅花已经全部开败了,沈姝看着光秃秃的梅枝皱了皱眉,转头去问了林执,“咱们王府就没有别的花了吗?” “没有了。” 他对花从没有感觉,只因为那个女人最讨厌白梅,他才在王府栽满了白梅,自从那女人死后,每年冬日,他望着满府的白梅的时候,心中都有种报复的快感。 沈姝却觉得王府太单调了,她思索片刻开口,“没有别的花的话未免太单调了,不如我们种些别的花吧?” “百合牡丹月季秋菊……王爷喜欢什么花?” 林执皱了皱眉刚要随口回答几个,一抬眼却看到了沈姝神采奕奕,笑颜如花。 啧,什么花都不如她这朵娇花。 沈姝见到林执不回话,擅自做了主,“那不如就每种花都种一些吧。” 她管长岚要了花种,长岚帮她铲土,她跟在长岚后面撒花种。 两人撒了一下午的花种,直到傍晚,沈姝才回房,此时林执已经批完了折子,正在看食指和中指之间捏着的请柬。 沈姝好奇的走了过去,林执顺手将她搂入怀中,随后她看到了,那是太子府的请柬,时间正在明日。 “王爷要去吗?”她搂过林执的脖子问他。 “去。” 啧,有热闹看,为什么不去? “也带你去。” 他俯下身子亲了亲她的额头,开口道。 沈姝“嗯”了一声,随后皱了皱眉开口,“刚才爹爹给我传了消息来,毒王仍然没有消息,但是陆皎皎有消息了。” “好事。” 林执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白皙的脖颈,她皮肤很白,两人又离得近,他能清楚的看到沈姝白皙脖颈下的青色血管。 他看了很久,忽然很想去喝一口她的血。 他和她从来都是相反的人,他的血满是肮脏和毒素,她的血会不会甜美又好喝? 只是他终究还是舍不得咬她,那样娇贵的人总是会很怕疼,他思索片刻,偷偷在手上捏了一根银针,决定偷偷去扎一下。 就轻轻一下,不会有多疼,他也只喝一滴。 就在此时,沈姝忽然将脸埋入他的脖颈,闷声开口,“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想找陆皎皎了,我只想找到毒王给王爷看病。” 她当初找陆皎皎只是因为不想让太子对景宁侯府下手,如今沈骁已经认祖归宗,太子没那么容易下手了,她反而更担心林执的病。 林执拿针的手忽然颤了颤,他收起针,装作若无其事的抚了抚沈姝的发,“毒王是个很坏很坏的人。” “他只会杀人,不会救人,他连他的母亲弟弟都杀。” 他说完,又继续开口,“不必找他,找他也没用。” 沈姝却摇了摇头,“找。” 林执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找。” 沈姝又抬起眼来望林执,“我已让我父亲打探了消息,父亲说毒王曾经在绝情谷出现过。” “我们过几天出发去绝情谷好不好?” 林执看她固执的眼,终究还是说了一句,“好。” 绝情谷四季如春,景色宜人,小猫从小生在京城,还没见过外面的世界,能带她出去转转也挺好的。 沈姝这才高兴了起来,去起了身子就要去收拾东西,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林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林执思索了一下自己手头的事情还有多久才能处理完,随后开口,“还要十天。” 他瞧着沈姝欢欢喜喜的样子,忽然有些难受。 他从未想过,竟有一天能有一个人,比自己还要珍惜自己的命,比自己还渴望自己能活下去。 …… 翌日,太子府内觥筹交错。 太子正在和眼前大腹便便的老臣寒暄,表面言笑晏晏,内心却早已开始不耐烦。 其实他很讨厌这样应酬的场景。 只是母后告诉他,他瘸腿三个月,未能及时处理政事,再加上最近宁王暗中屯兵,沈骁认祖归宗,朝中形势对他不利,需要他来多拉拢几个朝中大臣,多培养自己的势力。 于是他只能耐着性子对眼前这些老狐狸笑脸相迎。 他笑的脸都快要僵了,随后见到了远处忽然来的北安王府的轿子。 他忽然觉得心情缓和了许多,还期盼的往那边望过去。 他望了一会儿却忽然感觉不对劲,随后猛然反应过来。 他此时心中暗暗期盼的,竟不是他那个位高权重可以拉拢的皇叔……   ://www.dldtxt.com/xs/37036427/19154740.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