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文学网 收藏
摄政王家的撩人精,得拿命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8章 长宁
太子府。 二十暗卫一齐出动,根本无人能抵御,不过片刻便将太子府的人全数抓住,长信看着太子府的满地狼藉,舔了舔唇边的血开口,“王爷,王妃并不在太子府,不如属下先调查一下?” “不。” 林执抿了抿唇开口,“去皇宫。” 不在宁王府,不在太子府,就一定是在皇宫。 皇宫……可没有太子府和宁王府那样好进。 不过越是难进,长信便越是兴奋,“走!我早就看那宫里的狗皇帝不顺眼了!” 他一声令下,所有人便一齐往宫中赶,不过走到了一半,长生忽然发现了什么,对一旁自己的哥哥开口,“哥,长宁呢?” 长风扫视了一圈,果然发现长宁消失了,他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不过此时停下去调查长宁又是不可能的,他思索片刻,只能咬了咬牙开口,“算了,不管他。” …… 刚被催眠成功的皇帝听到她的呕声一瞬间缓过神来,眼里的猩红之色甚至比之前更甚,“你这女人,果然有手段。” 沈姝想起之前柳老板说的,害怕皇帝要直接抬起手来杀了自己,只能一边佯装继续干呕,一边将那银针藏在自己的指缝里。 出奇的,皇帝却并未发怒,他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开口,“不过,北安王虽然可恶,他为朕培养的那个儿子倒还不错。” “朕的人没能抓住太子,很快太子便会到城外,带兵造反,与朕的人开战,到时候或许是朕赢了,也或许是太子赢了,但是无论是谁赢,最终老五和景宁候都会带兵冲进来,来一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沈姝听着皇帝说话,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皇帝继续开口,“老五倒是个帝王之才,朕的江山交给他放心,只是,他身边有北安王那样狼子野心的人,朕不放心。” 沈姝听皇帝说话一直心惊肉跳,此时屋内的安魂香已经燃尽了,皇帝的意识清醒了许多,他又转过身去,亲自去燃上新的香,空气中,奇异的香味和血腥味杂糅在一起,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皇帝燃好了香,又回过了身,语气更耐心了许多,“朕曾亲眼看见北安王弑母杀弟,随后一直用这件事威胁他为朕办事。” “只是,一个弑母杀弟的人,怎么可能真心为朕办事?所以朕精心为他设置了这个局。” 沈姝看向袅袅燃起的白烟,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听说北安王很喜欢你,你猜,若是他的命和你的命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 沈姝看着皇帝似笑非笑的脸,忽然意识到了他的恶毒用心…… 若是林执要救她,皇帝定然会要他当场自缢。 若是林执不来救她,皇帝就会杀了她,届时沈骁一定会恨上他,与他斗个你死我活。 她抿了抿唇,努力想要去搜寻破解之法,却在这时,柳老板又折回来了。 他先是看了一眼撑着柱子,已是虚弱的不行的沈姝,随后对皇帝开口,“陛下,北安王已经带人进宫了。” “属下按照陛下的吩咐,已告知了他,若是想要沈二小姐活命,就必须一个人进来。” 皇帝忽然抬起头,笑了几声。 柳老板有些疑惑的问,“陛下在笑什么?” 皇帝又去看向沈姝,“很快便要知道事情的结果了,朕高兴。” 他上前,抽出了柳老板手中的剑,随后走向沈姝,忽然将她控制在怀里,手中的剑正好抵着她的脖颈。 与此同时,一阵风吹过,林执缓缓从殿外走了进来。 沈姝紧张的抿唇,她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只是身体的不适和强烈的恶心让她连手中的针都险些拿不住…… 林执在进门的瞬间忽然皱了皱眉,却还是继续往前走。 “阿执。” “皇兄。” 兄弟两人相顾无言。 林执不知道他的二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明明在他很小的时候,在他被那个女人虐待的时候,二哥还会偷偷拿出一颗糖来,递给他,随后偷偷告诉他,“阿执,吃了糖就不疼了。” 母妃不喜欢他吃糖,因此他每次都装作一副不情愿收的样子,随后将那颗糖放在一个小瓶子里,再将那瓶子偷偷藏起来。 那是他从来都舍不得吃的糖。 可是从十岁以后,二哥便从来不再给他送糖了,那瓶糖也因为放了太久,逐渐腐蚀,发烂,最后只成了一颗一颗的小霉球。 林执找了沈姝两天两夜夜,此时眼中已都是红血丝,皇帝与他对视了良久,竟开始有些狠不下心来。 他咬了咬牙不去看他,只将那剑更用力的抵在沈姝的脖颈,直到她的脖颈已经慢慢渗出一滴一滴的血珠,“阿执,你知道的,朕可以安心将江山交给老五,却不可能……” 谁知,他话还未说完,沈姝手中的针便已经找准机会狠狠地刺入了他的死穴! 他在临死之前猛然看向沈姝,似是想象不到如此柔弱的女人竟然会藏了这一招,下意识想要抬起手来去杀了沈姝,只是沈姝那一针刺的实在精准,他竟再也无法抬起手来。 一旁的柳老板见到这异状下意识想要出手,却在一瞬间瞪大了眼,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身体。 果然,那上面已插上了一根漆黑的银针。 他竟忘了……林执是毒王…… 皇帝轰然倒下。 这是沈姝第一次杀人,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皇帝的尸体,似是想不到自己竟然能杀人,缓了好一会儿,才再也无法忍受,一下子扑到了林执的怀中。 殿内还有许多人的尸体,林执怕她害怕,将她抱到了隔壁的宫内,随后抬起手去轻抚着她的后背,“已经结束了,阿娆别怕。” 纵然他如此耐心安慰,沈姝却仍然颤抖不止,这两天的经历太过于惊险,让她忍不住害怕。 “阿执……”她轻声开口,似是在确认这究竟是不是一场梦。 “我在。” 林执垂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脸。 因这几日都没服药,他的唇冰凉的要命,沈姝感受到他冰冷的吻,忽然抬起头,去疯狂的吻他。 林执也耐心的去吻她,随后一遍又一遍的安慰她,“没事的……没事的……” 沈姝终于放了心,这几日的紧张让她实在是太过于疲累,此时再松懈下来,只觉得很累很累,她靠在林执怀中许久,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意识开始渐渐模糊。 在睡着前的最后一刻,她听到林执忽然开口,“等下太子会攻进来,皇帝已经死了,宫中的守卫定然是打不过太子的人的,届时太子的人会占领皇宫。” “不过你放心,太子定然是找不到你的,你就在此好好睡一觉,等到睡醒了,便能见到沈骁与景宁候已经处理掉了太子的人。” “你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那颗药吗?那是一颗能让人忘记所爱的药,因为知道你怕苦,所以我特意将它制成了甜的。” 他最后看了一眼沈姝的睡颜,看她纤长的睫毛,想象那双桃花眼睁开,朝他盈盈笑起来的样子,想的心更疼了,“阿娆……” “忘了我吧……” 他说完,又最后去轻吻了一下沈姝的唇,随后按下了屋内的开关,一个密室立马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将沈姝安放在密室里面,随后闭上眼,安心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只这一会儿,皇帝让人精心研制的那香料便开始起作用了,他身体里的所有毒素在一瞬间全部被引爆。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已消失不见的密室的门,随后缓缓的闭上了眼…… …… 太监总管苏公公看到北安王带着沈姝出来,并不敢阻拦,只颤颤巍巍的进了勤政殿内去看皇帝的情况。 只须臾间,勤政殿内便传来苏公公的尖声叫喊,“不好了!陛下……陛下他驾崩了!” 与此同时,太子带着大军冲进了宫内。 太子密谋了这么久,又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却没想刚进了皇宫,他便看到了……挂在宫墙上的皇后的尸体…… 他瞬间红了眼,下了令,“杀!!” 太子的大军势如破竹,皇帝驾崩的消息又在同一时刻传遍宫内,不过一个时辰,太子大军便大获全胜。 鲜红的夕阳照在皇宫满地的鲜血和尸体上,显得更加诡异和血腥。 太子望了一会儿那一座座磅礴的宫殿,终究还是恢复了一些理智,问身旁的人,“长宁呢?” 这次带领众人入皇宫,和识破林执宁王的计划,长宁是最大的功臣。 “回禀太子,长宁好像朝着那边去了。” 太子顺着身旁人指着的方向往前走,不多时,便看到长宁正背着一个人往前走。 他定睛仔细一看,才认出长宁背上的人竟是北安王! 长宁被抓包,也并不着急,只悠然的抬起眼,去看向太子,“他死了。” “皇帝早就不信任他,在许久之前便找人花了很长时间,制了专门引发他体内所有毒的香料,他闻了那香料味,便发病死了。” 太子抿了抿唇,上前确认了一番,果然死了。 长宁说得云淡风轻,“他曾经待我不错,我想找个地方把他给埋了。” 太子思索片刻,北安王无论怎么说,都是他的亲生皇叔,若是连他死了他都不放过他,传出去,毕竟有些说不过去。 他于是招了招手,“去吧。” 长宁于是又背着林执,直往宫外走。 等走到宫外,他却并没有将林执随意找个地方埋了,反而去抢了一辆马车,将林执的尸体放进去,随后皱了皱眉,仔细去看林执那张苍白无色的脸,一如第一次见面那样对他嫌弃的开口,“果然小孩子就是麻烦。”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就算小孩子长大了依然麻烦。” 【明天大结局】   ://www.dldtxt.com/xs/37036427/19154660.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