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文学网 收藏
摄政王家的撩人精,得拿命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9章 种子
太子大军势如破竹的占领了皇宫,太子带着人发疯的带人去找了沈姝整整一晚,却四处都找不到。 翌日,当天边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到了宫内之时,沈骁与景宁候带着大军冲进来了。 太子站在高台之上,垂眸看着沈骁带着人将自己的大军杀得片甲不留许久。 他不能理解。 明明他也提防过沈骁,然而他派去监视沈骁和景宁侯府的人都并未发现任何异动…… 不过他应当是没有机会再知道了。 他身旁的侍卫开口,“殿下,按照这个势头,不出一个时辰,景宁候便要将咱们的人全数歼灭了。” “殿下,趁着还有时间,咱们快走吧。” 太子沉下了眸子,有些不舍的看了皇宫一眼,随后问,“找到阿娆了吗?” “我们找遍了皇宫,都没找到。” 太子犹豫了片刻。 侍卫见到太子犹豫,开口,“殿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先保住命,以后再杀回来!” 就在此时,在高台之下已杀的满眼血红的沈骁猛然抬起眼,与站在高台之上的太子对视。 太子被吓得后退一步,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走!” 沈骁看到太子要逃跑,气的就要跑上楼台去追,却被身旁的人拦住了,他忙着应付太子的人,竟只能眼睁睁看着太子离开。 一旁的长信还在一旁保护沈骁向前,看到太子跑了,他忽然大声开口,“喂!快看!你们的主子已经跑了!” 太子手下的士兵呆愣了一下,随后看向高台,果然看到!太子已经跑了! 他们已经累了一天一夜,之前杀进了皇宫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此时面对景宁候的人,已是凭借着最后一丝毅力在负隅顽抗,此时看见太子跑了,纷纷泄了气。 长信见此,又露出了他的小虎牙,就算他已满脸血污,仍然掩饰不住满身的少年气,“喂,你们主子跑了,就别抵抗了吧!现在投降!咱们可以从轻发落的!” 那群人思索片刻,终究还是纷纷举起手来,虽也有少数不服输的,却也终究还是成不了气候。 长信帮沈骁解决拦在他前面的人,沈骁匆忙冲上前,想要去抓住太子,却未曾想,不过这片刻的功夫,太子便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沈骁急切的找,妄图找到太子,长信看着他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的身影,沉思了片刻,“皇宫之中暗道众多,太子此时应当已经进了暗道了。” 沈骁连忙让人去搜皇宫的暗道,却并未找到太子,只找到了沈姝。 “姐!”他连忙将沈姝抱起来,去为她找大夫。 随后他想起,林执似乎就是最好的大夫,连忙去问身旁的人,“北安王呢?” 长信一愣,“不知道,王爷进了宫内,就消失不见了。” 沈骁看着还在昏迷的沈姝咬了咬牙,“找!” …… 沈姝再醒来的时候,已是三日后。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去看了一会儿头顶朱红的房梁,记忆混沌了片刻之后,忽然想起昏迷之前,林执跟自己说的话。 她猛然起了身,问身边的人,“林执呢?” 守在一旁的沈瓷见她忽然醒来,吓了一跳,随后开口,“王爷已经失踪三日了,这几日骁儿一直在找他。” 沈姝立刻起身,想要下床,沈瓷却连忙拦住了她,“阿娆,不要乱动,你怀孕了。” 沈姝呆愣了片刻,随后忽然垂下眸子,去按照林执教她的方法,把自己的脉。 果然…… 这是他们一起努力了许久,期盼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孩子…… 她的眼忽然红了。 沈瓷见她如此,并不敢刺激她,只轻声抬起手来,安抚她的背,“阿娆,别担心,如今局势已经被父亲和骁儿控制了,咱们多努努力,总能找到王爷的。” 沈姝却摇了摇头,她想起在昏迷之前,林执对自己说的话。 当时见到林执,她实在是太过于喜悦,以至于忘了,他们面对的,毕竟是帝王。 堂堂帝王,怎么可能那样好对付,若是她猜的没错,那香料肯定有问题…… “阿娆……”沈瓷怕她难过,连忙开口想要继续奉劝她,却未曾想,沈姝却忽然抬起眸子来,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看她,“林执一定会活着的。” “我们一定能找到他。” 面对妹妹如此的反常,沈瓷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安慰,只点了点头,“好。” …… 半个月后,府内沈姝春日种下的花开败了。 那是林执曾心心念念,日日去看的花,在花开的那一刻,林执曾特意拉着沈姝的手去看。 如今,它们已经全部萎靡,无法再散发出一丝一毫的生机。 沈姝望了那些花许久,在长风已以为她就要掉下眼泪的时候,忽然低下身子来,去将那些萎靡的花骨朵里藏着的种子一一剥下。 就算今年的花败了,只要来年春日再种上,依然会又重新开出鲜艳的花。 一个月后,沈骁登基。 他本想在找到林执后登基,却无奈朝中老臣逼迫的紧,少年只能被迫披上龙袍,举行了登基大典。 少年登基那日全城欢庆,连沈姝都进了宫,抬起眸子去看已比自己高了许多的弟弟,朝着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 两个月后,已是冬日,沈姝的肚子开始微微鼓起。 这两个月内,她从未停止过去寻找林执,就算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失望,她也从未放弃过。 她如此固执的模样连长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想要上前去劝说两句,却被长岚拦住了。 长生刚想要暴躁的去和长岚吵架,却看到长岚的眼睛有些红了,声音也带了些哭腔,“不许去。” “总会找到的。” 长生抿了抿唇,随后忽然不声不响的转过身去。 长岚见他忽然走了,又问,“你干什么啊?” 长生并未回头,只自顾自的往前走,“我去找长宁!” 当初宫中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是长宁背着林执离开了皇宫的。 长岚又不说话了,只又转过头去,去看沈姝披了一件红衣站在薄雪之上看梅。 她记得林执从前,最喜欢站在那个位置看梅花。 她抬起头看了一会儿后忽然垂下头去看自己悬在身上的锦囊。 那上面还有林执为她绣的百合花。 她仔细看了一会儿那上面的百合花,在皇宫的时候她并未注意,再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百合花上已沾了许多血迹。 她当时努力去洗,却怎么都无法完全洗掉,让上面留下了轻轻浅浅的一道红。 兴许那红实在是太过于刺眼,刺的她的眼也红了。 她还记得林执绣这锦囊的神情,她当时追着问那药丸究竟有什么用,林执却只是低声安抚,并不告知她。 如今她才算懂。 原来他早在那时便已准备好了她的退路。 三个月后,山间竹林。 冬日的暖阳照在林执的脸上,给他整个人带来了几分暖和祥和,就在这冬日里唯一的一丝暖中,他颤抖着睫毛,缓缓睁开了眼。 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睁开过眼了,再见到阳光,他下意识又闭上眼,直到尝试了许久之后,才看清楚了眼前的景物。 陌生的屋子,陌生的地方。 他皱了皱眉,随后将目光落到了站在窗前正在捣鼓手中药物的人身上。 就算是背对着他,他也能看出,对方捣药的动作已越来越暴躁。 林执忽然勾起唇,露出了一个微笑来,随后笃定的开口,“舅舅。” 长宁捣药的手顿了一下,随后猛然回过头去,去看向林执。 “我早就猜到了。” 他努力起了些身子,对长宁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 “只有你会喜欢用投骰子这种很傻的方法来做决定,也只有你,总是能找到各种奇奇怪怪的草药。” 长宁看了他许久之后,忽然嗤笑了一声,“你利用我?” 房间内一片静谧,阳光正好照在林执的脸上,而背对着他的长宁则是刚好在暗处。 林执抬起头,去努力对上正在暗处的长宁的眼,轻笑了一声,“舅舅也在利用我。” 【两点还有一更,按照这个进度,我今天应该是写不到大结局了……】   ://www.dldtxt.com/xs/37036427/19154659.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