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文学网 收藏
羽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春闱
  众人寻声望去,一顶绣麒麟的二抬轿打开帘门,年约二十的青年起身而出。   这青年面容坚毅,年纪不大却给人秉节持重的老成感。 出身王侯世家,却头戴纶巾,衣着朴素,看起来像个寒门学子。 饶是如此,也遮挡不住那一身出尘的气质。   “小卫国公乃是大才,十岁中举,才华盖世。”   “他可不止才华这么简单,文武双全呢,家里的老头时常拿他和我做比较,气死个人。”   “听说他在仙门之中建树不小,也跑来参加春闱,不知是为何。”   这青年正是大和王朝卫国公的儿子,人称小卫国公的封仙楚。   只见此人气息平静如古井,众人连番赞誉也未曾动容,自顾地走向贡院入口。   “封仙楚十岁中举,而我九岁中举。 这人我倒是听过,有些才能,看来是我的劲敌之一。 不过有一点我是比不了他的,去方仙道修炼,是修道人。”   黄权在心中暗衬,比读书写字他不怕封仙楚,但修道这方面,自己却是无从入手,遑论和他比较。   大和国文运衰败,很大原因就是受仙门的影响,无数年轻人开始热衷修仙炼道。 甚至国家和国家之间也不打仗了,有事直接找仙门调和,禁书兵书也跟着成了废纸,满大街售卖。   修仙炼道不是那么容易的,普通人连习武都困难,没有武师指点,练伤身体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可能因此送命。 家境好的,请个武师教授武艺,练好了为国效力,当个将军什么的也是光宗耀祖的好出路。   所以说,练武的门槛都不比读书低,更别说修仙。   黄权也进了贡院,找到自己的考房,考房不大,几步见方,红墙碧瓦。 进去之后巡考官就来锁门,像坐牢一样,进来就别想出去。 考期九天,吃喝拉撒都在这考房里进行。   “申大人,你看这届文运如何?”   这时,考场正北方的考官席上,数十位朝廷大臣正襟危坐,这些就是春闱的全部考官。   其中考官四位,一主三副,剩下的是同考官,有七八十名之多。   说话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肥胖官员,正是礼部大臣孙太仓。   申大人翻动着面前的考生名册,说道:“本届考生比往一届又少了几万人,诶,看来是文运不济的征兆。”   这位申大人有六十多岁,身形干枯消瘦,正是户部大臣申正梁。 和往届的考生数量一对比,人数足足少了几万,他脸上不免闪过一丝忧愁。   “二位大人休要胡言,依我看本届春闱文运最盛,达数十年之最。”   这时,最上席的主考官喝止了孙太仓和申正梁。   主考官也是六十多岁,一脸褶皱,一双眼睛盯视全场,不怒自威。   他正是当朝翰林大学士戚唯,皇帝的许多机密文件都要经由他发出来,如任免官员和战争讨伐令。 还身兼国史编修,可以直谏天子,实权等同于宰相,所以又有“内相”之称。   “噢?”   孙太仓和申正梁均是一怔,望向戚唯,满脸不解。   “老师有何看法?”   这时,下方一位稍显年轻的同考官开口问道,这话可是问出了在场所有考官的心声。   今天坐在这里的考官,有一大半都是戚唯的门生,不客气的说一句,他就是整个朝廷的文官半边天。   “你们没有注意到么?小卫国公封仙楚,戍边小侯爷齐昊,直隶总督的公子岳松涛皆在列......这些王公子弟本就是大才,入了方仙道,却还要回来参加科考。”   戚唯看着手里的考生名册,悠的,脸上漏出一丝怪笑,道:“叶于老先生,今年八十四岁了,上届没来,还以为他不会来了......还有这个黄权,九岁中举,涪京小神童,今年也来参加科考,这不是文运昌盛是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点头,纷纷附和。   “老师说得在理,看来文运依旧昌盛呀,衰败只是暂时的。”   “这些学子都很强,各位大人如何看前三?”   这时,一位考官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这个不好说,的确都很强,但我等虽是考官,还是要阅卷之后才能定夺。”   今年考生阵容的确强大,其他人不必说,单是叶于老先生,八十四岁还参加科考,考了一辈子。 上届没来,大家还以为他不会来了,没想到这一届再次出现,堪称春闱钉子户。   叶于老先生也不是考不中,实际上第一次春闱就是头名状元,但他没有在朝为官,之后每届都来应考,当做是对朝廷科考的支持,而朝廷也由得他。   当......   锣声响彻整个考场,示意春闱正式开始。   一队手拿武器的带甲步军,小跑进入考场。 步军有数千人,分列考场的东南西北中,往来穿插,十步一岗。   有些考生见状,立刻紧张得不行,仿佛下一刻就要上断头台。 甚至还有考生心理承受能力弱,当场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黄权倒觉得没什么,读书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点气魄还是要有的。   考卷分发完毕,黄权撕开蜡封,题目是“唯天下至诚。”   果然还是考四书,在中庸里抽一句作题目,然后写文章阐述。   黄权看了题目,心中已然有数,文思如泉涌,提笔就写起来。   “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   洋洋洒洒千余字,补全,阐述,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停顿。   考四书中庸是八股文的一种,难度不大。 可以说这六年里,这样的场景早已在心中酝酿了无数次。   黄权站起身来,一脸释然,这一刻本该是九岁那年来到,却一等就是六年。   收拾完笔墨用具,放下挽起的袖子,黄权伸手摇响悬在空中的铃铛,引起巡考官的注意。   “有人交卷了。”   “这么快,还不到三个时辰,我连开头都没写出来。”   “是谁?”   黄权神速交卷,引发考场一阵喧哗。   连巡考官也吃了一惊,一脸正色的走过来开门,然后以火蜡封卷带走。   春闱是连考三场,每场三天。 今天是初九,十二考第二场,十五考第三场。   以前科考是不允许提前交卷的,一场考三天,躺着睡觉也要睡足时候。 甚至还有过考生提前交卷,引皇帝不满而直接除名的案例。 不过这些年文运衰弱,考生渐少,也就不禁止了。   很快,附近也有考生摇铃,看来也是提前交卷的。 听声音似乎离自己不远,大概七八个考房的样子。   但考场不能说话交流,不知道那位紧随自己提前交卷的考生是谁。   众考生喧哗一阵,考场又再次陷入寂静。   现在临近中午,黄权吃了些饼,饮清水吞服,然后和衣躺在考案上,静等第二场。   “噢?三个时辰不到,就有人提前交卷,这未免有些过分。”   考官席上,众考官都议论起来。   “速速呈来。” 主考官戚唯挥手吩咐道。   只见一位巡考官端着托盘急急跑来,将封卷呈上,躬身道:“本届春闱第一份考卷出炉。”   戚唯一脸正色,用指甲抵开封蜡,先看了考卷署名。   “唯天下至诚能胜天下至伪,唯天下至拙能胜天下至巧……至诚胜至伪,至拙胜至巧,至实胜至虚……”   整篇文章千余字,字迹工整娟秀,力透纸背。   “请众考官传阅。”   通篇看完,戚唯没有过多表态,将考卷递给旁边的副考官申正梁,请众考官传阅。   “这字漂亮呀,和印刷体一样整齐,却比印刷体多了几分灵秀。”   申正梁第一个接过考卷,看到上面的娟秀小字,当即就忍不住赞赏。   “本届第二份考卷出炉。”   这时,又有一位巡考官端着考卷跑来,递到戚唯面前。   又有人提前交卷,看来这届考生很凶猛呀!   戚唯显得很重视,抵开封蜡之后,直接看内容。   “传阅。”   第二份考卷,戚唯像看信,看完之后依旧面无表情,这次却是没看署名,直接递给旁边的申正梁。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还未写完考卷的考生也要强制交卷了。   接下来进行第二场,考卷发下来,黄权启开封蜡,看完题目,提笔先写下“赋得”二字。   第二场考诗才,诗名前面必加“赋得”二字,比如《赋得古原草送别》,所以又叫考赋得体。   这第二场是考五言八韵诗,题目是“仙道”二字,看来是大和仁宗皇帝出的题。   这题一出,只怕所有考生都要犯难,因为大家只懂八股文,按照往年的惯例,写点给给皇帝歌功颂德的马屁诗就能对付。   黄权手中的笔也是悬而未写,倒不是写不出,只因这写诗作赋颇有讲究,稍不注意就要得罪人。 而科举考试讲究更深,要看主考官是谁,因为这等人物自恃涵养深厚,脾性古怪。 写文章要投其所好,拍马屁行,顶撞也行,往往如此才能引起重视。   可这春闱考卷要呈请皇帝,最终结果还是由皇帝来定夺,那么问题就在这里。 仁宗皇帝痴迷仙道,一个月三十天,有二十九天都在升平山求仙问道。 而主考官戚唯却是儒学大师,这二者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   投戚唯的好,金科得中进士是稳了,如果还想再争一争,那就要投仁宗皇帝的好。   “拼了。”   黄权沉思片刻,想到自己压运六年只为这一天,不赌一把实在有点不甘心。   他心里有了主意,暗暗祈祷主考官戚唯,不要把他的考卷刷下去才好。   ://www.dldtxt.com/xs/14667881/18961501.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