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文学网 收藏
羽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青木剑气
  黄泉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通知仁乐郡主,希望还来得及。 他全身力量没有任何保留,冲进上墉城,在人群里狂奔,丝毫不理会旁人惊奇的目光。   半栈茶的功夫不到,黄泉便是回到马车旁边。   “少爷。”   黄午见黄泉不要命的跑来,叫了一声。   “郡主。”   黄泉没理会黄午,大叫一声,不等回应直接掀开仁乐郡主的帘门,熟悉地香气扑鼻,然而车厢里却是空的,仁乐郡主根本不在。   “人呢?”黄泉问黄午。   “他们找你去了少爷,偃师先走,郡主和鸣香跟在后面。” 黄午解释道。   黄泉想了想,说道:“你留在这里。”   偃师和仁乐郡主一前一后出去寻找自己,看来仁乐郡主要不了多久就会赶到现场,自己却没有碰到她,也许她是走别的路了。   黄泉又跑回现场,远远地,只看到鸣香的身影站在山梗上,不时朝四周眺望。   跑过去一看,偃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附近的青草,泥土,石头上都沾满鲜血,青袍青年早已不见踪影。   黄泉顿时心里一沉。   “他已经死了,没用了,等郡主回来再说。” 鸣香制止想要触碰尸体的黄泉,她语气平静,听不出喜怒。   “郡主去哪里了?”黄泉问了一句。   “她似乎有什么发现,追击凶手去了。” 鸣香答到。   “偃师因我而死。”   黄泉瘫坐在地上,像丢了魂一样。   “他不会痛苦的,在阴间他会很高兴,这是我们做下人的命。” 鸣香低声说了一句,也在黄泉身边坐下来。   久久无语。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仁乐郡主的身影从远处掠来。   黄泉和鸣香站起来,望着仁乐郡主,后者微微喘息,摇头不语,看来追击并没有什么结果。   仁乐郡主让鸣香把偃师的尸体翻过来,胸口已经塌陷,血肉模糊,黑色的金丝云纹袍服上沾了两种颜色的灰尘,一种黑色,一种灰色。   “是硫磺和硝石燃烧的灰烬,你有没有看清对方的样貌?”仁乐郡主问黄泉。   黄泉摇头,说道:“他用一层水幕遮挡面容,我看不清。”   接下来黄泉把经历说了一遍,仁乐郡主连连皱眉,最后才开口说道:“符力化水,遮挡面容……”   仁乐郡主若有所思,道:“结合偃师的伤口来看,火雷符炸烂胸口,表面看起来是符宗人仙所为,但我严重怀疑此人是剑宗人仙。 此人往烈山的方向逃遁,我一路追踪,对方有意隐藏身份,手段阴险,可只惜百密必有一疏,他居然对你使出青木剑气,此乃剑宗绝学,听你说来这人气候还不到家,要不然你早已身首异处。”   黄泉能逃脱剑宗人仙的青木剑气刺杀,仁乐郡主把原因归咎于对方气候不到家。   顿了顿,仁乐郡主像是想起了什么,疑惑道:“此去烈山的方向,我发现颇多狐族活动的痕迹,情形极为可疑,我不敢贸然深入,所以退了回来。 此地是方仙道管辖范围,我应该尽快将事情禀报宗门。”   仁乐郡主行事谨慎,有一件事情引起了注意。 从上墉城往北是烈山的方向,有大量狐族活动的痕迹。   “不知道此人的行为算不算攻击郡主?如果算的话,定要将此人擒拿,为了利益暗害同门,一定要让他死。” 黄泉气愤无比,情绪半真半假。   一半假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一个武道四重的凡人,从人仙的绝学之下逃脱,哪怕对方气候再不到家,这一点也不太好解释。 还有那个青袍青年似乎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可对方居然逃走了,这让黄泉感到很不安。   另一半情绪则是真实的,为了偃师。   郡主见黄泉反应激烈,摇摇头,说道:“你倒是让我意外,能想到这一层,不过这算不上暗害同门。 你虽然有一块推荐符召,但还不是真正的方仙道弟子。 而偃师也只是我的家奴,宗门不会管这种事。 况且剑宗人仙弟子有一千多位,查找起来太困难,即便查到了,以人仙弟子的分量最多关下禁闭,轮不到我们报私仇。”   这其实就是一个背景问题,这个凶手先暗杀黄泉,又杀死偃师,但他有宗门背景,所以仁乐郡主连仇都不能报。 反而是偃师和黄泉这种没背景的人,杀了也就杀了,方仙道不会管,也没人会替他们撑腰报仇。   “狗杂种岳松涛。” 黄泉心里恨透了这个家伙,找不到杀人凶手,但可以确定始作俑者是岳松涛。   一定要找他报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他全家。   “鸣香,找义庄来收敛尸体,托人运回偃师的老家,在郡主府支取白银三万两,厚葬。 如果还有家人,三倍抚恤。” 仁乐郡主吩咐道。   上墉城是大城市,有义庄专门料理尸体,还可以替人托运回老家。   鸣香得令而去,半个时辰的功夫,她带着几个抬棺材的人返回。 几个人七手八脚,放下棺材就要抬偃师的尸体。   “我来吧,偃师两次救我性命,恩情如再生父母,奈何此恩情我已没有机会再报答。” 黄泉沉沉说道。   他替偃师擦干身上的血污,套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然后放进棺材里,仁乐郡主和鸣香全程目睹。   义庄的人把棺材抬走之后,仁乐郡主这才说道:“生死无常,我们也走吧。”   三人往回走,一路无话,气氛沉闷。   黄泉本来是来探寻天材地宝的,但听仁乐郡主说来,上墉城往北是烈山,发现了大量狐族活动的痕迹,难道天材地宝跟狐族有关?不管有关无关,现在事情都轮不到他去插手了。   四人继续上路,上墉城距离方仙道不足千里,仅用六七天时间便赶到了。   只见群山之中烟雾缭绕,数座高大的道观在山中隐现,仙鹤珍禽飞来飞去。   两辆马车停在一座牌坊底下,仁乐郡主掀开门帘,对黄泉说道:“黄泉,前方就是方仙道的接引殿,你已经是武道四重境界,刚好够资格参加入门考核,考核成功才算真正的加入方仙道,未来的一切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黄泉利用这几天时间,已经把武道修为提升到第四重筋脉境。 他不觉得有什么,倒是仁乐郡主老是说这个速度太快。   “多谢郡主,千言万语,我黄泉还是那句话,大恩不言谢,来日有机会再图报答,还有黄午就拜托你了。” 黄泉郑重说道。   “少爷,你一定要保重啊。” 黄午泪流满面。   “以后郡主就是你的主人。” 黄泉喊道。   目送仁乐郡主三人驾驶马车往山里走,里面有一座传送阵,可以把他们连人带马车一起传送进去。 这群山之中的殿宇只是方仙道的外门接引殿,用作接引新人弟子,真正的方仙道乃是在传送阵里面。   直到两辆马车消失不见,黄泉才转身朝外门接引殿走去。   路上人挺多的,有男有女,来来往往,基本上都是穿普通衣服的凡人武者,看来都是来参加考核的。   方仙道为了防止有人倒卖推荐符召,使得资质不好的人混进来,所以才有了入门考核。 黄泉现在就是要去接受考核,通过后才算真正的入门。   “姓名?”接引殿外一个老头,牙齿都掉光了,摆了张桌子坐在门口,像个老学究,他收了黄泉的推荐符召,头也不抬的问道。   “黄泉,黄泉路的黄泉。” 黄泉直言不讳。   老头闻言,立即抬头望着黄泉,嘴里嘟嘟囔囔。   “你这名字,是来送我上路的么……”   老头很不高兴,板着脸又问了籍贯和生辰等信息,统统写在白纸上,然后将白纸递给黄泉。   “考场在里面,下一位。” 老头抬手一指接引殿里面,没有多余的话。   黄泉拿着写了自己信息的白纸,根据指引往里面走,路上有不少身穿黑色道袍的弟子负剑值守,气氛非常正式。   走了许久,他来到一座宽阔的殿堂门口,正上方书写四个大字,“禁止喧哗。”   这几个字真的很大,比成年人还要高,悬挂在十几米的高空,显得大气磅礴。   第一关居然是文考!   殿堂内摆放着上百张桌子,笔墨纸砚备齐,此时几乎坐满了人,有男有女。 看他们的打扮,穿锦衣和布衣的都有,王孙贵胄和平民百姓家的人坐在一起,在只有在这里,他们才是平等的。   “名册交上来。” 一个身穿黑道袍,五十多岁,看模样像是考官的中年人叫住黄泉。   “黄泉?这名字……”这个考官也对黄泉的名字嗤之以鼻。   “庚辰位,快去坐好,马上要开考了。” 考官懒懒的吩咐道。   黄泉的考位在庚辰位,最后一排,他找到位置坐下,静等开考。 他心无旁骛,连旁边坐了什么人都没注意,只知道是个女子,偶尔一阵香气袭人。   “考试开始,第一题,写出五百个字,不许重复。”   忽然,考官站起来大声喊道。 为了防止作弊,考题是随机安排的,而且临时口述。 眼下这文考题目,就是让参加考试的人写出五百个字,不能重复。   ://www.dldtxt.com/xs/14667881/18961488.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